http://www.zenith-bikes.com

乐视体育退场、阿里苏宁抱团、腾讯遭夹击 体育

  原标题:乐视体育退场、阿里苏宁抱团、腾讯遭夹击 体育内容“赛道”地覆天翻

  7月3日,天眼查数据显示,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乐视体育)已被吊销营业执照,吊销时间为5月20日。而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乐视体育也曾多次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4年从乐视网独立出来的乐视体育,经历了所谓“60亿版权投入”时期的高歌猛进,又因为乐视集团整体的资金链断裂而不断陷入各项赛事欠费的丑闻,如今只剩下巨额的债务和上百条的法律诉讼。

  “从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见旧人哭”,在体育内容产业的赛道上,乐视黯然退场,阿里在与苏宁眉来眼去,固守篮球领域的腾讯体育正经受优酷和咪咕的双面夹击,富有年轻气息的“头条系”正在成为新挑战者……

  7月1日,财经消息称阿里旗下的优酷体育和苏宁旗下的PP体育正在组建成立合资公司,进行业务整合。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合资公司可能叫“阿里生态-PP体育”,阿里占大股,7月份官宣,现在已经在招人。

  时代财经分别向阿里体育和PP体育方面求证,阿里体育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不方便对外透露太多”。PP体育方面则以“这部分内容不便传播”为由,拒绝了进一步的采访。

  尽管官方都保持了沉默,但在职场社交平台上,“合资成立新公司”依然是个活跃的话题。时代财经在“脉脉”上发现,有拿到阿里生态-PP体育offer的求职者表达了自己的困惑:“不是苏宁也不是阿里,到底是不是外包呢?”而原本苏宁体育的员工则对未来的去向存疑:“苏宁的员工到底会如何处置?以外包形式进入阿里吗?今天看到考勤组被划到外包考勤组了。”

  另一个值得玩味的信号是,在阿里巴巴今年618大促期间的新一轮组织升级中,阿里体育并未出现在名单中。公开资料显示,这一轮的调整目标主要针对创新业务事业群、新零售、阿里云和大文娱,但阿里体育没有出现。

  今年1月,原阿里体育CEO张大钟期满卸任之后,这个职位一直由优酷体育与少儿事业部总经理戴玮兼任。一直以来,阿里体育更加侧重赛事与场馆运营,而优酷则擅长对内容版权下手。

  在易观智库体育行业分析师屈晶看来,这个时间点的调整与多项赛事的版权争夺有关。“大赛的版权确实都快到期了,肯定有得一争。2015年争完了,下一波又要开始了,所以这个时间节点有异动也很好理解,再加上冬奥会、奥运会等大赛的临近。”

  尽管有诸多猜测,但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优酷体育和PP体育成立合资公司的举动也算不上意外,“苏宁本来也是阿里系的,不管怎么样它们都会资源共享的。”屈晶对时代财经表示。

  不过,相较于转播版权,2015年才正式组建成立的阿里体育此前更多地把兴趣点放在赛事和IP上,优酷拿下世界杯新媒体版权代表了阿里对体育内容领域的进取心。

  在阿里体育成立之初,时任阿里体育总裁的张大钟曾公开表态:“核心是协会和赛事,播映权只是这种IP的一种延伸。拥有和创造一个比赛的价值可能会更大。”

  从阿里体育这几年的动作也可以看出,它缺席足球、篮球等头部赛事版权的争夺,却布局了包括培训、场馆、电竞、赛事、营销、经纪人平台等多种业态,但都没有搞出太多的“声响”。

  “对阿里体育一直没什么太深刻的印象,它们在校园运动领域有一些动作,包括运营青少年足球赛事,还有大学生篮球联赛等。”一位足球领域的资深从业者这样描述他对阿里体育的看法。

  转折出现在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开播前16天,阿里旗下的优酷压哨拿下了世界杯新媒体版权。高达16亿元的版权交易费用或许称不上划算的买卖,但对于阿里而言,它在产业布局、品牌传播方面更加意味深长。

  时任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轮值总裁兼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将此视为优酷体育发力开始,“不是头脑发热买了世界杯版权,未来会围绕体育版权,布局活动、赛事、服务及衍生品等领域。”

  具体的财务数据并未对外公布,但优酷确实赚了一波流量。根据其世界杯之后披露的相关数据:决赛单场有超2400万观看用户,比揭幕战增长了100%;64场赛事累计有超过1.8亿观看用户。

  第三方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受到世界杯赛事直播影响,优酷移动端日活跃用户数在6月23日破亿,相比月初的七八千万增长了两成多。世界杯期间,优酷移动端的人均使用时长也上涨9.8%。

  世界杯结束后的4天,阿里再一次用真金白银表明了自己并非“头脑发热”。2018年7月19日,阿里巴巴宣布完成对苏宁体育的战略投资,而优酷作为阿里和苏宁体育合作的重要载体,与PP体育打造了联运平台,后者手握大量顶级赛事的版权。

  “综合视频的体量相比于垂直的体育视频平台要大太多了,它们扎进来优势还是挺明显的,阿里的大文娱板块这几年表现平平,从体育赛道来发力,这个思路也不错。”屈晶分析道。

  对于近几年在体育产业大举进军的苏宁体育而言,高额的版权也意味着变现的压力。

  根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苏宁的PP体育近几年拿下了包括英超、法甲、德甲、西甲、中超等在内多项重量级赛事的版权:2016年11月,苏宁体育以7.21亿美元(约5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从新英体育手中夺得了英超2019-2022年三个赛季的版权;2018年3月,通过与当代明诚的合作,PP体育在原有截至2019-2020赛季的权益之后,又锁定了至少2021-2022两个赛季的西甲优先播出权,而此前,拿下西甲2015-2020年五个赛季的独家版权,苏宁花了2.5亿欧元;2018年7月初,PP体育与德甲联盟达成合作,以2.5亿美元买下德甲2018-2023赛季为期5年的全媒体独家版权;而中超2017年-2018年的新媒体转播权则花费了苏宁13.5亿。

  此外,还有一些未公布具体金额的交易:2018年7月底,PP体育与法甲联盟达成了合作协议,从2018-2019赛季开始,PP体育独家拥有法甲联赛、法国联赛杯、法国超级杯的新媒体独家直播和点播权益;今年1月4日,PP体育又与英格兰足总杯达成合作,获得2018-2024赛季为期6年的中国大陆地区全媒体独家版权。

  尽管没有最新的财务数据,但根据此前腾讯《棱镜》曝光的2017年苏宁体育的相关业绩,其媒体成本高达20.55亿元人民币,收入为1.48亿元人民币,智能硬件收支基本平衡,但电商零售及培训收入超400万元人民币,全年亏损达到19.2亿元人民币。

  牵手苏宁体育,对于在内容端充满进取心的优酷体育而言是一个精明而省力的举动,而在版权领域投入巨大的苏宁体育也会受益于阿里体系带来的更多变现可能。

  篮球一直是腾讯体育的传统优势领域,屈晶认为,如今这个领域也存在着变数。腾讯体育与NBA的版权合同2020年就会到期,随着去年年底咪咕与NBA达成合作,同时咪咕与PP体育之间的关系也颇为亲密,这张王牌是否会旁落它家要打上大大的问号。

  另一方面,在国内的CBA联赛里,腾讯已经受到了优酷体育和咪咕的双面夹击。2018年10月15日,优酷体育和咪咕先后宣布成为了未来两年CBA持权转播商暨新媒体合作伙伴。

  尽管“BAT”中的百度,凭借着旗下的爱奇艺尚处在这个赛道中,但聚焦高尔夫、网球等相对小众的赛事并未给它带来多少关注度。2018年8月,爱奇艺与新英体育共同成立了新爱体育,但在失去了英超联赛的版权这项核心资源之后,新爱体育至少在短时间内与足球、篮球等传统的热门赛事无缘。

  在维宁体育创始人兼CEO纪宁看来,“头条系”或许能够成为冲击阿里、腾讯等巨头的新力量。正如在每个领域上演的故事一样。

  今年6月6日,字节跳动向虎扑投资了12.6亿元,拥有了后者30%的股份。这个国内最知名的垂直社交平台背后,还有着体育电商的生意:一手运动鞋电商平台“识货”和二手运动鞋交易平台“毒app”,以及一系列的投资布局,包括懂球帝、昆仑决、悦跑圈等等。

  另一个大动作也表明了“头条系”对于体育赛道的兴趣。2018年11月底,“头条系”旗下的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Tik-Tok拿下了NBA的短视频权益,可以播放NBA每日赛事集锦、幕后花絮等内容。合作期到2019-20赛季结束,与腾讯此前跟NBA签订的数字媒体转播权合同到期时间一样。

  富有年轻气息的头条系选择了以社交平台和短视频来入局,这让体育内容赛道的争夺变得破碎和复杂。

  对于大部分“四年看一次球”的伪足球迷而言,短视频、动图在日常的体育内容消费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去年世界杯之后就再也没打开过专门的体育APP的芊桦告诉时代财经,“平时就在手机上刷刷相关的微博抖音,没有正儿八经去看比赛,太费时间了,四年表白一次已经是真爱了。”

  入局晚,缺乏在体育内容领域的深度耕耘,但年轻的“头条系”打法似乎更加直接和明确,通过垂直体育社群笼络死忠球迷,又用泛娱乐化的内容收割更大众化的“路人粉”和“伪球迷”市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